麻豆杜冰若

樱野正气凛然的逼视樱天正,樱天正却是丝毫不闪躲他的目光,显得是一点也不心虚,冷笑一声,道:“樱野,你居然还敢回来。这些年里,你一直在那公寓里苟且偷生,我以为你是在恕罪。想不到你居然趁着这个机会跑来兴风作浪。当年的事情,到底是谁亏心?你做了对不起樱鸿城主的事情,樱鸿城主念着昔日的情分,没有揭穿你,只是将你秘密逐了出去。这个事情,别人不晓得,但我晓得。你难道要当那事情没有发生过吗?”

樱野的脸儿顿时青一阵,红一阵,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当年我怎可能做出偷盗家中丹药的事情,那是老爷嘱咐我这么做,想要保我一命的法子。”

“哈哈!”樱天正大笑过后,厉声道:“如今人证物证俱已不再,你说什么都可以了。你问我怕不怕报应,我告诉你,我樱天正做事向来顶天立地,不怕有什么报应。倒是你,你这个老杀才,当初做了这么多缺德事,今日又来兴风作浪,你不怕报应吗?你的命都是我们樱家给的,你现在做的这些事情,你夜里睡得安吗?”话音掷地有声,正气凛然,仿佛他真是个风骨傲然的正人君子。

樱野脸色顿时煞白,道:“我……我没有,你血口喷人,樱天正,你害死我家老爷,小少爷,你如今还要污蔑我。你不得好死啊!”说完之后,忽然脸上闪过一丝红润,跟着就喷吐出一口鲜血来。

“这老杀才,羞得都吐血了。”樱无端冷笑说道。

“野伯伯……”樱雪妃立刻扶住樱野,并拿出手帕为他擦拭嘴角血迹。

“大小姐,我没有,我没有对不起老爷!”樱野嘶声说道。

“咳咳!”陈扬清了清嗓子,道:“大家都先安静吧。”

他一发话,现场诸人谁敢不听,于是原本嘈杂的大殿里顿时静得落针可闻。

陈扬续道:“公说公有里,婆说婆有理,这般辩解也辨不出个一二三四来。樱野不是说有证据吗?那就上证据吧!”

樱天正道:“对,上证据,我倒要看看这个老杀才到底伪造了什么样的证据。”

头陀渊冷冷说道:“樱城主,证据都还没拿出来,你就先给定性是伪造,这是不是太草率了?”

清纯美女MM吹起萨克斯很知性

樱天正道:“我没有做过的事情,当然不会有真的证据。我樱天正可以死,但我绝不会认这什么证据。”

陈扬淡淡一笑,道:“樱城主不必如此义愤填膺,今日我虽然坐在这里,但我并不打算偏帮任何人。证据算不算数,你说了不算,我说了也不算。大家都坐在这里,所以,大家说了才算。”话毕之后,环视在场诸人,笑道:“大家说是吧?”

“大人的话在理!”樱家众亲戚轰然回应。

樱雪妃当即在场中一手持电脑本,一手开始操作电脑找寻证据。樱野在旁紧紧盯着。

现场无比的安静。

陈扬状似闭目养神,实则是在悄然感受在场每一个人的气。

他发现樱天正和姬文秀还真是很稳,没有一丝丝的慌乱。心中暗道:“这两人,要么还真就是无辜的,问心无愧的。要么就是城府极深,而且非常厚颜无耻。不过,从之前樱无端和雪妃她们在地下室的谈话来看,这里面肯定是有事情。那么基本上可以断定,樱天正和姬文秀属于后者。至于他们眼下还能如此镇定,必然是有所恃。连我都不怕?会是什么人在给他们撑腰?我算来算去,只有裁决所。裁决所里如今有些人定然是视我为眼中钉,肉中刺的。就是不知道,这次来的会是谁。躲是躲不过了,就看你们接下来如何演戏。”

证据终于显露出来了。

樱雪妃将那电脑本的内容投影到了虚空之中。

视频中,樱雪妃的弟弟樱木在房间里面先是悄然布置阵法。时间是黑夜,房间里灯光很暗。画面又一转,是樱天正和姬文秀出现。双方发生了激烈的争吵。樱木大怒着说爹爹告诉他,他是中了胎藏大丸丹。并指责姬文秀下毒。接而又怒骂姬文秀和樱天正苟且一处等等。樱天正和姬文秀气的不轻,这还不算完……樱木最后居然说要去所有叔叔伯伯面前揭发他们。樱天正急了,一掌隔空击在樱木背后。

樱木喷出一大口鲜血,摔在地上。姬文秀也吓到了,连忙去扶了樱木。樱木说道:“我……好……恨!”说罢之后,便即气绝。

姬文秀伤心痛哭,与樱天正好一阵撕扯。但终究还是被樱天正安抚了下去!

视频内容到此为止!

樱雪妃也是第一次看到这视频,她双眼爆出杀人怒火,冲姬文秀道:“姬文秀,你不是人,你还有什么话好说?”

姬文秀脸色冷淡,道:“这是假的。”

众亲戚看了这视频后,顿时沸腾,各家议论纷纷。

樱天正环视众人,随后冷笑,道:“不是我樱天正想要反驳这证据是假的,而是,以樱木的道行,摆这等微末阵法,能瞒过我吗?还有,即便这证据是真的,他是怎么到樱野这个老杀才那里去的?我对这份视频内容有很深的怀疑。我要求对此证据做出宙力调查。”

他转身面对陈扬,行礼道:“宗大人,如果真的能够证明此视频是真实的,我愿意伏法。”

陈扬微微一笑,道:“宙力调查,我没有这个权限。看来,得劳烦你和你的夫人跟我走一趟了。”

樱天正摇摇头,道:“审判院是大人您的地方,雪妃跟您是结拜的姐弟。去您的地方做宙力调查,我不大放心。”

“那你要去何处?”陈扬问。樱天正道:“那里也不用去,事情很巧,教廷在这边有分所。分所里刚好来了两位裁决所的大人,我们就在这北天星里把事情调查得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”

樱雪妃和樱野听后顿时色变。樱雪妃在方才就觉得樱天正不大对劲,觉得他似乎太有恃无恐了,在面对陈扬这样的威压下,似乎丝毫不惧。这是很不正常的。樱雪妃想不出所以然来,可眼下,她立刻明白了。

“那也行!”陈扬微微一笑,道:“樱城主,你可能还不大了解我。这中间,你做了多少小动作,我清楚。樱无端要杀人灭口时说的话和你现在的话是矛盾的……不过我无所谓,我到这里来,就是想看看你要玩什么把戏。还没有人敢耍我宗寒,你是第一个。”顿了顿,又笑笑,道:“当然,你现在攀上了裁决所,可能觉得得罪我也无所谓,不过,咱们走着瞧!”

樱天正本来还很坦然,但陈扬这番话让他内心一凛。他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有种高深莫测的感觉。甚至,对方的微笑都让他背后冒出了寒意。但无论他如何心惊肉跳,此刻却也知道无后路可退了。当下,他恭恭敬敬行礼道:“宗大人的话让小人糊涂,小人对大人又敬又畏,自见面以来,一直不敢失了半分礼节。”

陈扬淡淡道:“不必废话了,走吧!”

樱天正道:“大人不必着急,由于此案牵扯很多。小人这就跟分所那边联系,若能让裁决所的大人们前来樱城断案,便是更好。”

陈扬道:“也行,你去办吧!”

樱天正道:“大人深明大义,小人佩服!”说完之后,便拿出通讯机开始当众联系。

电话通后,樱天正走到一边小声耳语。片刻后回来向陈扬道:“大人,对方马上就来!”

陈扬点点头。

果然没等多久,只片刻后,空中就产生了能量波动。

接而,一道虚空大门洞开!

从虚空大门中陆续走出四人。

四人皆是男子,为首的是两名看起来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。

后面两个男子则是气息稍弱,一看就知道他们是黑暗教廷分所负责人的。

两名中年男子的气息似有若无,给人一种功参造化,无穷无尽之感。

乃是绝对的高手!

分所的两名男子排众上前,其中一个喝道:“渊龙大神官门下柯青农大人,那印远大人驾临,你等还不速速跪迎!”

樱天正立刻起身率领众樱家亲戚跪迎,一起喊道:“拜见大人!”

樱野也跟着跪了下去。

樱雪妃呆立原地,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自处。她心中激愤难忍,也知道对方来者不善。这双膝怎也是跪不下去。

头陀渊轻声传音陈扬:“大人?”

陈扬明白头陀渊的意思,道:“你在一旁,听我命令行事,其他不必管。”

“是!”头陀渊也惧怕裁决所,但他很清楚,如今自个投靠了陈扬,不能再三心二意。也只能是一条道走到黑了!

众皆下跪,便只有樱雪妃鹤立鸡群的站在殿中央。陈扬和头陀渊则是依然坐在原来的座位上。

“兀那女子,你好大的狗胆,见了两位大人,竟敢不跪?”黑暗教廷的一名男子立刻冲樱雪妃喝道。

樱雪妃看向他们。

柯青农和那印远也淡淡的看着樱雪妃。

樱雪妃如何能够承受他们的威压,渐渐的,那股怒气也跟着被震散了。便欲屈膝下跪……

就在这时,陈扬站起身子,干咳一声,走向樱雪妃。

头陀渊见陈扬动了,他立刻跟在了后面。

Filed under: 未分类
标签: